這是朋友小毛看完我寫的文章打手槍後,寫的。

 

/home/service/tmp/2009-01-14/tpchome/1788475/38.jpg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我不想結婚,只好手淫,看著成千上萬條精蟲被沖入洗手台,流向大海……」 —《浮生若夢》






當妳提道:「男人為何喜歡打手槍?」
這問題我想了很久。甚至就算此時此刻,我仍無法確切回答妳。問題不在於我是否講得出個所以然,而是,我正在考慮要用什麼口氣、或從哪層面開始向妳談起?
後來,我決定開頭不要過於鹹濕,以致嚇壞妳,讓妳誤以為我是變態。所以,我必須先扯些生活經驗,與妳分享陽具對男性的不可忽視性。




記得國中一年級的時候,班上常舉辦所謂的「同樂會」,通常老師會在班上帶幾個遊戲,或者揪出一些好動份子上台唱歌跳舞裝瘋賣傻。記得在所有遊戲中,最獲同學好評的,莫過於「比手劃腳」了!

有一次,我在這個遊戲裡抽到一張字條,上面寫著:「中國最後一個太監」。
對國中生而言,這是高難度的挑戰,如何筆畫手腳,好讓同組同學在最短時間內猜出謎題?我想了想,除能犧牲色相外,並無他法。故我將左手模擬捏住私處,然後往前一拉,右手則做手刀狀,猛力往下一揮!當下不出一秒就有同學猜出答案。在眾笑聲中,我鞠躬下台,班上掌聲雷動,連老師也露出滿意笑容。

為什麼一組簡單的動作卻能引起大家共鳴?
我繼而回想那天的情形,如果那張字條寫的是:「打手槍」,我該怎麼做呢?先比出個「打」人的姿勢,然後再做「手」與「槍」的動作嗎?太麻煩了,光「打」一個單字,大家就會開始瞎猜,例如揍啦!扁啦!拍啦!揮啦!…等等,實在浪費時間,也許我只消將手呈握圈狀,放在私處假裝搖晃抽動幾下,大家就能明瞭了。就如同「吃飯」「洗澡」「睡覺」一般簡單、好猜、易懂。

妳懂我意思?
從很小的時候,我們就對那部位格外地敏感與好奇。而手淫這回事,也將可被視為伴隨著敏感與好奇而相繼產生的行為動作。




我再把時間往前回溯。
國小五年級時,有一次放學,我在一家電動玩具店打了兩個多鐘頭的遊戲機,直到發現時間已晚,才匆匆忙忙地背起書包趕跑回家。到了家門口,正當我滿頭大汗喘息未定準備按下門鈴同時,卻倏地發現,自己在匆忙之中,竟又不小心遺漏了一只裝滿講義與參考書的袋子。
我慌了!馬不停蹄地趕緊跑回那家電動玩具店。
跑回該店的路途,因為夾雜許多慌張與不安情緒,於焉倍覺漫長且遙遠。當時天空一片灰暗,城市裡棟棟建築,家家戶戶皆開始亮起燈光,而我卻像心虛的迷途羔羊般,闖蕩在不應該的黑暗旅程中。我額頭淌熱汗,內心冒冷汗,越想越心虛,越想越慌張,終而褲檔一陣濕熱!

這陣濕熱麻痺了我所有感官神經,澆熄了我所有的焦躁與不安,我發現雖是跑在馬路上,感覺卻像飛在雲端似的。
這種從沒有品嚐的感受與感動,選擇在我生命環節中一個特殊情境裡,以一種特殊意象與特殊樣貌不經意呈現,此後,不管生理上或心理上,它的影響力勢必絕對且獨斷地佔領我生命底一個特殊位置。



「為什麼男人喜歡打手槍?」



妳應該問,男人在什麼情況什麼狀態什麼情緒底下,會衍生出打手槍這種動作?
我舉這個例子,只是想告訴妳,打手槍絕不純然因為「性慾」,有時候打手槍只是為了想強行澆熄自己抑制不住的情緒。例如第一次失戀,當晚我就打了人生有史以來最多次的手槍。再例如心神失寧的煩躁夜晚,遺失了非常重要的必備用品當天,演出失常糗態百出的當夜……等等。


我應講,打手槍或許就是「人」之所以為「人」的可貴之處,也是理性的展現之一。妳看有多少種動物會藉由打手槍來克制自己的「獸性」?
打手槍這行為之所以不入流不受重視無法公開討論的原因,就是因為有許多不知內情的衛道人士,硬要把它歸類為「受到原始性慾所驅使之粗糙行為」,繼而再把這種所謂「粗糙的」「無〈愛〉之成分的」性慾導向「獸性」,最後拿「獸性」來與人類「劣根性」一起劃上等號。


放屁!吾等認為,不論打手槍,或者看色情片,或者邊看色情片邊打手槍,這些行為皆有很大部分只是為了要發洩過度膨脹地獸性(動物性),然而這款獸性(動物性)卻也大大含括諸如逃避、焦躁、煩悶、孤獨、憂愁、嫉妒、自卑……等各種可負面也可視為正面的感性因子。當這些情緒累積到一定程度時,可以詩化成文字,可以朗誦成文章,可以勾勒成繪畫,但一旦過了頭,就非打手槍解決不可了。

所以,打手槍的目的,正是為了要擠壓出人體內那些因負荷過高而無法自控的獸性(動物性),以便讓自己再度回歸到理性的、獨立的、自由的生命體。




當然,身旁也有許多朋友,打手槍只為了興趣好玩或測試能耐。譬如比賽誰射得比較遠啦!把精液裝進養樂多瓶當裝飾啦!或只想瞭解自己到底一天之內能打幾次手槍?這種感受就不是我所能完全理解的了。


不過上次在翻閱莒光作文簿時,才發現自己也曾寫過這麼一段話:
「陽具真是神奇阿!又可以小便,又可以射精,真像可換紅藍筆頭的原子筆一樣。」
那天是失戀期間灌了酒後寫的……
或許吧!從以前,陽具在我心中就是神秘權威地象徵,當對自己的價值感與自信心全然崩潰時,偶爾調侃一下陽具,竟也變成一種特殊情境底自娛方式。而這些朋友的行為,是否也可如此解釋呢?我很好奇,但並不知曉。




最後,我想到電影《浮生若夢》裡的一段台詞:

「我不想結婚,只好手淫,看著成千上萬條精蟲被沖入洗手台,流向大海……」

講這句話的是主角家中那位性格最為叛逆,卻也最念舊的弟弟。在該詞中,我彷彿看見萬條精蟲,萬條小生命,因藉由打手槍方式,而能再度與生命源頭緊緊結合,就像萬佛歸宗一般神聖地匯入大自然子宮裡。


「打手槍」三字,真只有文字表面上那麼簡單粗略地解釋嬤?而這受限於符號化、泛道德化之後的集體迷思,又要多久才能真正被打破呢?這段台詞背後的意涵,我想正好提供了許多值得再議論的空間。




ps:僅致此文予好友June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延伸閱讀:打手槍

延伸閱讀: 釋「打手槍」

創作者介紹

月球背面第七號坑洞

gju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